解密:沪上“小红楼”被称女性的“人间地狱”!何以盘踞二十年?

2019年,“小红楼案”东窗事发:">

随着案件审理过程的推进,赵富强“小红楼案”背后的盘根错节逐渐显现,一桩不为人知,却又触目惊心的案情终于告破,大白于世。

2020年12月底,上海高院对“小红楼案”做出审判:主犯赵富强,判处死缓、并限制减刑。至此,这件充斥着金钱、暴力、淫乱、胁迫与罪恶的骇人听闻的“小红楼案”才终于告一段落。

一年后的如今,随着“小红楼案”的细节公布,上海小红楼再度被人记起,旧案重提,意义深远,是血泪,也是警示

https://pic4.zhimg.com/80/v2-79922446066bdacd489ebedb2c66bc2b_720w.png

小红楼事件经过—来源于博主酷玩实验室

1,裁缝、老鸨、二房东

1973年出生于江苏泰兴农村的赵富强,虽然家庭窘迫,但作为家中独子,他自小就备受宠爱。

母亲在他出生后不久就去世了,父亲对他的期望很高。希望他能读书出人头地,但赵富强勉强上到初中,就放弃学业,跑到邻村学起了裁缝手艺。

此后10年,赵富强靠着做裁缝,辗转于江苏泰兴、启东,最后在上海落了脚。

小裁缝赵富强精明胆大,手艺又极好,很快在上海赚到了钱。但他不满足于此,大概在2000年前后,又在裁缝店外开设了两间美发店。

此时,赵富强已经走上了捷径。

美发店打的是理发的招牌,做的却是卖淫的行当。

赵富强通过招聘,将年轻女孩们骗来,或者嘘寒问暖,或者威逼利诱,强迫她们与自己发生性关系,并拍下照片作为威胁,要求她们卖淫。其中,就有赵富强后来的妻子之一。

她们被迫签下高额借款合同,就连接客一次获得的150元嫖资,也全部落入赵富强的口袋,只在年底可以拿到少数生活费。

女孩们如有不从,动辄招来拳打脚踢,有的甚至被切断输卵管,有的人隐私部位被刺以“赵富强专用”字样,还有的人遭遇取卵代孕,造成身体损害,终身无法孕育孩子……

这样“非人”的待遇还不够,赵富强还会控制她们的思想——“会负责一辈子”,“垃圾、狗屎,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”……如此软硬兼施,最早的一批“小姐”,反而成了赵富强的最忠实的“赚钱工具”。

在经营“美发店”的时候,赵富强又发现,商铺转租也有很大的利润,一间普普通通的门脸儿,租下来做生意,远不如高价转租来钱快。

问题是,一般短期租赁合同,房东是不允许转租的。但赵富强会通过欺诈、蒙骗等手段,将“同意转租”、“长期租赁不涨房租”等条款夹在正常合同里,诱哄房东签下。

等房东发现房屋被转租,要求退还时,赵富强会告诉他,你违约了,得赔钱。

如果房东准备上诉,赵富强则会告诉对方,“我养的人,有精神病、残疾人,你有精力搞,我可以陪你搞一年”,期间还安排人通过滋事、撬锁等方式进行敲诈、恐吓。

多数房东扛不住这样的“攻势”,或赔钱了事,或睁只眼闭只眼,赵富强如愿成了“二房东”。

面对租客,赵富强依然巧立名目,收取转让费、物业费、手续费等各种费用,如逾期不缴,晚1天按当日房租10倍计算租金,晚3天则会被“清场”轰出去,前期保证金等各种费用,概不退还。

有内部人员说,赵富强及其公司,每个月都有十几起官司,但多数都被他用暴力、软暴力手段解决。

通过这样的“套路租赁”,从2012年到2019年,赵富强掌握了遍布上海9个区、1300余处的商铺,共计获利9.7亿元

这还不算,赵富强还参与了国企房源的动迁清场项目。

所谓的“动迁清场”,交到赵富强手里,变成了在承租人店里倾倒黄沙、水泥,封堵大门、断水断电,变成了夜间猛敲卷帘门,持续不断地骚扰、推搡冲突,那些被派去滋事的人,如果被警方拘留,还能拿到赵富强的补偿金

最终,这些国企房源,也低价落入了赵富强手中,仅判决书记录,赵富强就非法获利5400万元。

在这些暴力的“赚钱模式”稳定之后,赵富强还开了三家“汇吃汇喝美食城”,计划靠美食业务“洗白”,不过面对美食城租户,他最终依然走回了“套路租赁”的赚钱模式。

没有人可以治他吗?

答案,都在小红楼里。

2,红楼秘事

2014年,赵富强租下许昌路632号的“创富大厦”,作为自己的大本营。

这栋外表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建筑,内部却可以用“金碧辉煌”来形容。

整体为欧式装修,水晶吊灯,銮金浮雕,大理石立柱,真皮沙发随处可见,就连地板瓷砖的缝隙,也用金粉填满,内设有餐厅、茶室、卧室、办公室、KTV、洗衣房、化妆室等,一应俱全。

这里居住着赵富强、十多名女“助理”,还有部分女“助理”的亲属也被安排住下,负责清洁、安保、维修等工作。

这十多名女助理,一起组成了“公关部”,她们的主要工作,就是吃请、性贿赂被邀请到这里的各路官员,房间里到处都是摄像头,一些隐秘的画面被记录下来——这是赵富强在金钱贿赂之外的另一重手段,用性贿赂、威胁等手段,稳稳攥住这些前来享乐的人。

这些在红楼“吃饱”的官员,又通过层层介绍,为赵富强打通了更上层、更核心的关系网,报警只是被警示,诉讼被压下,赵富强似乎可以横行杨浦区。

但最令人唏嘘的还是住在红楼上的女助理们。

她们被要求参加各种按摩、跳舞、武术培训,招待陪客时,用餐礼仪、点烟、聊天内容都有相关规范,还有奖惩制度。

根据不同的需求,被“分派”给不同的人,喝一壶酒,奖励500元,陪领导聊天唱歌,奖励600元,边唱边跳,奖励900元,陪睡一晚,能拿到7000-10000元不等的奖励。

难道没有人反抗吗?

还是同样的套路,好骗的许以荣华富贵,不好骗的就恐吓殴打。这些女性都和赵富强发生过关系,案件通报中的9名女性同犯,其中3人先后与赵富强有过婚姻关系,至少6人与赵富强育有子女。

在不断被钳制洗脑的过程中,一些人从“受害者”,变成了“加害者”

她们会劝说那些不够“听话”、被殴打的女孩,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,都要“为公司献身”。

一些“表现好”的女性,其直系亲属也会被安排住进小红楼,他们拿着赵富强给的钱,听从赵富强的安排,吃请、性贿赂、寻衅滋事,壮大着赵富强的黑色帝国。

一旦住进红楼,就等于踏入深渊,几乎看不到希望。

但也有人,一直在尝试“逃离”。

3,眼看他楼塌了

一名女性(隐去姓名),由于家中出事,被赵富强以有关系为由骗至红楼,成为权色交易的一枚棋子。

事情最终当然没有解决,2017年,该女性被赵富强拳打脚踢一个小时,随后又被强奸,她向母亲打电话寻求帮助,结果其母亲也遭到殴打。

后来,在去取钱的时候,该女性向柜员求助,终于报警成功,但警察没有例行的验伤程序,也不做笔录,反而表示,“跟着赵富强不是挺好的”。

赵富强赶到派出所,称矛盾属于家庭纠纷,就带走了该女性。

他将这名女性严加看管,并连续10日强制为她注射催卵针,还将其安排到黑诊所取卵,造成腹腔严重积水,如同怀孕六七个月。

这名女性,经过不断逃跑和一些“秘密计划”,终于在2018年6月成功逃离红楼,尽管更换了住址和联系方式,依然被赵富强找到,以裸照、视频以及出生的试管婴儿为要挟。

另一名女性,也在遭遇暴力、监禁、取卵之后,成功逃离红楼,但赵富强以代孕的孩子相威胁,到处散发带有结婚证截图的寻人启事,连警方都表示,“你搞不过他的”。

有人形容,那种绝望的感觉,像“抓在悬崖边上,晃着,不知道怎么上去”。

但逃出去的她们,终于决定行动。

2018年11月,一封举报赵富强残害女性,使用钱色拉拢腐蚀干部的举报信被交予上海市纪检委。

两个月后,举报信当事人又到杨浦公安分局报赵富强强奸案。

2019年3月,赵富强与该女性的离婚诉讼开庭,赵富强态度嚣张,“全程低头摆弄手机”,据说,他已经通过“内部渠道”,打听了案件走向。

所以在庭审当天,原告女性豁出去,以微信群发的方式,再次举报赵富强长期行贿、嫖宿,并实名列举多位政府官员、国企干部和警务人员。

当时,正值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到上海的前夕,两封举报信被反映上去,督导组要求严查问责,赵富强的保护伞,终于撑不住了。

赵富强似乎也“颓”了,他给举报者发消息,“你把我害惨了”,“都搬走了,都搬走了”。

2019年5月15日,已经到了最后关头,提前知道消息的官员给赵富强通风报信,称抓捕在即,劝他赶紧跑路。

当晚赵富强即带着三名女性逃回泰兴老家,但还是在次日下午,被警方抓捕归案。

2020年9月22日,上海二中院一审判决,首犯赵富强数罪并罚,被判死刑,缓期两年执行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,其余37人分别被判处2年6个月至2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。

案件甚至引发了上海杨浦区政法系统“地震”,政法委书记、法院院长、公安局副局长、派出所警察、工商所领导等至少13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国企干部被牵涉集中。

一审判决之后,赵富强表示不服上诉。

2020年12月30日,上海市高级法院二审开庭,宣布维持原判。

从此以后,杨浦区再无赵富强,上海红楼也带着罪与罚,变成了过去。

尾声:

在老家江苏泰兴,赵富强一家的日子,一度非常困窘,被人瞧不起。

他父亲还担心,儿子会娶不到媳妇。

后来,在上海滩站稳脚跟的赵富强,不仅娶到了好几个老婆,还有好多孩子,他在老家捐修了“富强路”,每次回去都乌央乌央带着一队人和车,排场之大,全村轰动。

大概没人会想到,他的财富积累,是如此的血腥和暴力。

赵富强的案件被财新周刊报道之后,很多网友的第一反应是,惊心动魄。

难以相信,这样的事情,居然发生在2020年。


https://pic2.zhimg.com/80/v2-655d17cf355587e8cd3e1f802e991561_720w.jpg

其实从90年代末到10年代初,曾爆出很多这样的贪腐受贿案,比如酷玩以前写过“金融第一贪”的赖小民,比如厦门远华特大走私案的赖昌星。

https://pic4.zhimg.com/80/v2-79922446066bdacd489ebedb2c66bc2b_720w.png

是的,谁也想不到,这是21世纪发生的事件!一个靠威逼利诱造就的黑色帝国,通过性腐蚀数十位官员,竟是一位小学肄业的人!

如果不带年份讲出来,可能大部分人都以为是在旧上海,处于一个军阀割据的年代!(实际上,“小红楼”的版本不止上海这一个,早些年,还有厦门“小红楼”,让不少官员沉醉其中。

这种魔幻的事件,还是上次看《扫黑风暴》的时候,大律还记得之前火热的《扫黑风暴》电视剧里面那位高明远大BOSS说过的:他们就是童话;


https://pic4.zhimg.com/80/v2-bd5c3c7eeef86f23592f8080196b47e7_720w.jpg


当时只是图一乐,现在回想起来,不禁背脊发凉!

果然,艺术都是源于生活,好了,也不能说太多了,怕被和谐,最后大律补充一点:

即使在法制社会的今天,通过互联网的监督,依旧还有很多像赵富强一样的,藏身于地下的“老鼠”,虽不敢看见阳光,但却能在黑暗处肆意成长,为所欲为!

为何迟迟不见热搜?

对于这个问题,大律借用鲁迅的一句名言:今日若你不为他人讲一句公道话,你就是助长犯罪,那么他日倘若事情落到你头上,谁又来为你的正义助威呐喊?

李云迪一个弹钢琴的因为嫖娼,热搜在全网接连挂好多天。

吴亦凡迷奸,强奸事件,全网“狂欢”一般,热热闹闹持续了一个多月。

当初韩国N号房房主被判,热搜几日无眠,一个个好像抓住了一个巨大新闻爆炸点一般,铺天盖地般的口诛笔伐!

如今,一个去年判决的案件,因为中国经济报的一个小红楼实地探访而冲一波又一波的热搜,为此留声的媒体更是少的可怜!

而对此本次事件的真实性与细节,只能寻找一点点蛛丝马迹,这种爆炸的新闻比李云迪嫖娼,比韩国N号房更值得热议。

">

想不通,也想不了,人心的恶比想象的更暗黑,只愿世上永无“红楼”。

https://zhuanlan.zhihu.com/p/443300235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

  •     浏览: 53
  •     收藏: